那一天的地下鐵

9 則留言,點下去看看

不知道何時開始的…

日本,某地鐵站

  一股涼意慢慢地襲來,眼前漸漸甚麼都看不清楚,那些忽略我的、輕視我的,嘲笑我的、仇視我的,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,我掙扎過、痛苦過,無用,在母親過世的以後的第七天,有一個聲音一直重複

「你該走了,所有的人都走了,你還在這幹嘛?只要一下子,便可以脫離所有的不愉快,走吧…」

我往前了幾步,冷靜地望著車子來的方向。第一班車過了,我告訴自己下一班,再下一班終於鼓起勇氣,決定讓自己自由,不被這一切束縛,往前吧,結束吧….嗯?
有人拉著我的背包,讓我整個人往後跌坐在地上…

「危險!」
「你還好吧?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你快掉下去了!」

眼鏡因為跌倒弄破了、淚腺好像也破了,眼淚不斷的流下來,想起之前的種種


他的關心就像是啟動的按鈕,就連個陌生人都還會關心我的死活,我平時做人到底是有多失敗,就算是決定離開,驚恐害怕的感覺還是在身上尚未退去,近視1000多度的我看太不清對方的樣子,但是他聲音很有磁性

「沒…沒有,就是有點暈,謝謝你。」

雖然心裡還是怪他讓我沒能離開,但是覺得還是該跟人道聲謝。

「那個…我還有事情要辦,你自己可以嗎?車站4號出口有配眼鏡的店,要不要帶你過去?對了還有你別離月台太近太危險了!配一付新眼鏡再搭車吧!」

他邊講邊把我扶起來

「呃…沒關係不用了我自己可以。」
「真的可以吼,那我還有事先走了!注意安全,走囉」

我聽到他斜背包上的吊飾因為他走路晃動時發出的鈴聲,似乎是熱氣球吊飾,看起來像熱氣球的形狀。

本來要執行的事情卻因為他亂了節奏,我坐在月台的椅子上發愣了一陣子。可能…命不該絕嗎?

用手拿著破眼鏡完整區塊找尋著4號出口,看到了他說的那家眼鏡行,在等待配眼鏡的時候,異常平靜,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,好像自己完全是個正常人。

(剛剛救我的人好像是個年輕人,穿著連帽外套…幾歲了呢?會不會跟我差不多呢)

開始想這些有的沒的…

 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訂閱(Subscribe)
來自於(Notify of)
9 Comments
最舊(oldest)
最新(newest) 最推(most voted)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
ROG撐這麼久沒被鎖我只想得到一個原因 那就是傑洛沒檢舉(?)
這篇 小波是不是準備往小說作家的方向發展啦

雲 抓到

其實這貨幾個月前就有被發現了
這個月初也有在巴哈上被討論 https://forum.gamer.com.tw/C.php?bsn=31981&snA=3915&tnum=2
可能差在傑哥沒檢吧 讓大家看下去

官方: 1/17(五)~ 1/24 (五) 封號23人
ROG: ? (繼續爽開

西門幽默